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章 通天河(1/2)
诸天武神路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镇阳关外。

  左千户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身来。

  此时他浑身上下不断的传来一种酸软无力的感觉,他扭头看了看四周,那些漫山遍野的妖怪大军已经消散一空,遮蔽住了天空的浓重黑云也消失不见。

  如果不是四周的那些妖怪的残肢断臂,地面上一滩滩的黑红色粘稠血泊。

  恐怕之前发生的事,只是一场噩梦。

  不过这些东西,这些气味无时无刻的不再提醒他,之前发生的并不是梦,而是现实。

  “那几个妖王……”

  左千户的记忆断断续续,他的脑海传来一阵剧痛,无数画面如同一张张图片一样,不断的在他的眼前连续的闪过。

  他看到自己差点被那妖王活生生的抽出魂魄,也看到了那个突然出现救了自己的身影,那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出现后,那五只妖王望风而逃,还有渡化无数冤魂的佛陀金身……左千户的眼中不由露出了迷惘的神色“那个……人是谁?”

  “苏大哥,你不回镇阳关了?”

  五帝城里的那些小妖苏信没杀,里面关押着的人类苏信也没救,他收起了那颗阎罗之心之后,便直接离开了这座妖怪之城。

  至于这座妖城日后会如何,他并不在乎,里面关押的人类能否得救,他也不并不关心。

  听到念珠里小倩的声音。

  苏信淡淡的说道“本来就要离开,现在已经是大阴王朝的境内了,又何必再回去……况且回去也没什么意义……我已经救了那左千户一命,五位妖王也死了,要是这样的局面他都处理不了,那这镇阳关,以后也没必要再存在了……”

  “也是……”

  小倩听后也不由点了点头“左千户的实力很强了,那些大妖死了,余下的小妖都不是他的对手,即便有其他的大妖来犯,那也是以后的事了,只要等林人仙回来,镇阳关就安全了……”

  小倩有些安心的舒了口气。

  显然。

  听她的语气,这个滚混少女还是很为镇阳关的安危担忧的。

  不过苏信听了之后却笑了笑。

  “这可能要让你失望了。”

  “啊!”

  听到苏信的这话,小倩惊讶的叫了一声,她有些不解道“是小倩哪里说得不对么?”

  “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说,应该是这样的……”

  苏信逃了摇头,他叹息着说道“可惜的是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不正常的,那林人仙这一次恐怕是凶多吉少,能回到镇阳关的可能性并不大……”

  “那……”

  小倩对于这种庇护一方的人仙十分敬仰,她听到苏信这么说,连忙想要开口询问,不过她刚刚张嘴,话还不等说出来。

  天空突然变的暗了起来。

  “天狗食日!”

  小倩看到天上那轮明晃晃的太阳不断的便黑,就像是真的有一只狗在不断啃食着。

  苏信却看向了大乾王朝京师的方向。

  在他的眼中。

  可以清晰的看到,在极远处,一股妖气冲天而起,直破云霄,眼看就要被天狗彻底吞下的太阳又重新变大,被天狗吞到了肚子里去的那部分,竟然又被天狗重新吐了出来。

  这天黑的也快,但明的也快。

  小倩还在诧异之间,苏信却是又叹息了一声“那林人仙恐怕要陨落了……”

  三日之后。

  苏信穿越了大半个大阴王朝的国境,来到了一条极为宽阔,波浪滔天的大河旁边,在河边的一块石碑上,写着通天河三个大字,从这石碑的破旧上来看,这石碑应该有些年头了。

  “客官!是要渡河吗?”

  突然,不知从这通天河的何处划来了一架深灰色的乌篷船,这乌篷船有些破旧了,船身上正有一个年老的艄公画着船桨,靠近着岸边。

  那船上的艄公见到苏信,笑眯眯的说道“客官,您有所不知,这通天河水浪高水急,极为凶险,水面下还藏着数之不清的暗礁,稍有不慎就会船毁人亡,附近方圆数百里,没多少人敢在这通天河里划船,您想要过河,要么上老夫这架乌篷船,要么就只好往南行数千里,在这通天河的上游之处,水流缓一些,渡船也多。”

  “呵呵。”

  苏信扫了这艄公一眼,他眼中闪过了一道微光,他淡淡的说道“老丈,您在这通天河里划了多久的船了?”

  艄公颇为健谈,他哈哈笑着说道“具体多久忘记了,几十年是至少有了……老夫掌的船,可从来没出过什么事故呢!”

  “既然如此,那就劳烦老丈一次了。”

  苏信笑了笑,身子一晃,便来到了这艄公的船上,见苏信露了这么一手,那艄公也不惊奇,只是笑着点了点头。

  “放心吧!只要上了老夫的船,老夫保证,定然把公子安稳的送到河对岸!”

  “有劳了。”

  苏信笑着点了点头,他已经看出了这艄公不是人,而是一只化了形的乌龟精,他倒要看看,这妖怪到底是什么打算。

  不过令苏信意外的是。

  这艄公一路上只是跟苏信说笑,也不显露原型,以期捕获血食。

  而且这船的速度极快,不多时,便来到了河对岸。

  “老丈,多少钱。”

  既然这乌龟精老老实实,苏信倒也不打算揭破对方,妖怪想干好事,你总不能不让吧,他笑眯眯的从怀里拿出一个钱袋,问着对方这一趟渡船的工钱。

  “不要钱!不要钱!”

  谁知道这艄公却笑着连连摆手,这艄公得意的说道“老夫在这通天河上只渡有缘之人,凡是上了我这渡船的,老夫分文不取,只需要客人在我这船篷上写下名姓,感谢一下老夫就行了!”

  这艄公一边说着,一边不知从何处拿出来笔墨,递到了苏信的身前。

  这时。

  苏信才有些恍然,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这艄公,微笑说道“原来如此,我说你这妖怪修为不弱,身上却没有丝毫冤孽气息呢,原来是打的这幅好算盘……”

  “你!”

  听到这话。

  这艄公面色大变,他手里的笔迷砚台跌落在地,一脸震惊的看着苏信。

  苏信却不理他。

&ems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