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11章(1/2)
从O变A后我成为国民男神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进了别墅内部。

  同想象中一样, 内部空间十分宽敞,极近奢华。光是客厅, 就比白越家两倍还要大。

  房间中央铺着一张厚地毯, 墙上挂了价格昂贵的油画。落地花瓶立在窗旁, 点缀着房内的景色。

  陆母领两人进来后, 什么也没说, 吩咐佣人去泡茶。接着又自顾自坐上沙发。

  抬头,见两人仍伫在原地,神情淡漠“先请坐吧。”

  白越与尚宇飞对视一眼。

  入座后,又听陆母问道“你们过来找陆深, 是有什么事?”

  白越“听说他要转学了,所以想过来再见他一面。”

  “你们倒是关系不错。”陆母的话听不出语气。

  白越笑“是, 因为陆深很优秀。”

  过了一会儿, 佣人呈上了茶。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香气, 是陆校长常喝的茶叶。

  陆母端起茶杯“是原本很优秀。”

  她使用了过去式。

  “他最近可能交了一些坏朋友, 越来越叛逆。”

  陆母的眼睛与陆深有七八分相似, 传递出来的眼神却截然不同, 带着探究的阴冷。

  “既然你们关系这么好,应该也知道那个‘坏朋友’是谁吧?”

  “能告诉我么。”

  尚宇飞不悦地皱了下眉。

  虽然他之前跟这女人没有接触, 但光听刚才这番言论、也能听出话中有话。这人并不欢迎他们。

  白越轻笑“在我看来,陆深并没有什么变化。可能是您误会了。”

  陆母嘭地一声放下茶杯, 语气渐冷“我养了他十八年,你觉得你要比我更了解他?”

  白越看着陆母。

  说不定真是如此。

  因为这个人,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主动去理解陆深。

  孩子想要什么、又希望成为什么, 那并不重要。

  对方需要的、只是一个听话的提线木偶。再利用这个“提线木偶”实现自己的梦想。

  虽然,白越并不清楚陆母的梦想是什么。他也没兴趣知道。

  “十八年。”他道,“那现在陆深应该已经成年了。”

  “父母可以提建议。但要交什么样的朋友,应该尊重他自己的想法。”

  陆母仰起下巴“我的教育方针,不需要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。”

  白越“抱歉,是我失礼了。”

  和陆母说再多也没用。他并不认为短短几句话就可以改变这个oa的想法。

  现在最重要的是陆深。如果陆深想要逃离这里,必须由对方自己提出反抗。

  白越往客厅外看了一眼“陆深还没来吗。”

  刚说完这句话,就见一个管家模样的beta走了过来,毕恭毕敬“实在不好意思,少爷说他现在谁也不想见。”

  白越“陆深这么说?”

  “是。”管家重复了一遍,“陆深少爷说,现在想一个人静静,谁也不见。”

  “听见了吧。”

  陆母的声音从侧旁传来,略带着些凉薄,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白跑一趟。”

  这会是陆深的想法吗。

  在亲眼见到人之前,白越并不太信。

  不过他并未点破,只是笑了笑“哪里,是我们突然上门打扰。”

  陆母态度倨傲“管家,送客吧。”

  旋即,她便转身上了楼。

  白越目送着女人的背影,管家挡过来阻断了他的视线“我带二位出去,请吧。”

  走出别墅。

  从进来到离开仅仅过了十分钟,他们连人也没见着。

  现在已近傍晚。庭院内是修剪规整的绿植,树木披着夕阳余晖,影子拉得老长。

  管家走在前方带路。白越不觉回头,望向了别墅高处。

  楼层约莫三层楼高,从这个方向看过去、并看不清房间内部的摆设。

  “要走吗。”

  这时,白越听见尚宇飞低声问。

  虽然只说了三个字,但他立马明白过来意思。

  要是就这么离开,估计再也没法跟陆深见上面。

  白越停步。尚宇飞也随之停下,挑眉看向他。

  “那么,就拜托学长了。”

  白越轻声道。

  陆宅最顶层。

  房门被从外边反锁,三餐都会有佣人送来。陆深被单方面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。

  手机有监控,只能够联络母亲。而一旦打给别人、哪怕是父亲,也会马上被母亲发现。

  现在唯一能转移注意力的方法,只有念书。

  “啪嗒。”

  像是在预示着什么,笔尖忽然断了。墨迹在书页上弥漫开来。

  他放下笔杆,转头望向窗外。

  待在家中,一天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间又到了傍晚。

  屋子正前方长了一棵粗壮的大树,几乎遮蔽了所有的日光。

  只能透过树叶缝隙,看见云彩缱绻,被夕阳染成了深色的红。犹如黏腻的血迹,贴着天空往下滑落。

  “砰砰。”

  门外传来敲门声。

  是晚饭到了吗。

  陆深这么想着,正要起身。就见房门从外边打开了,站在外边的是母亲。

  他脚步一顿,伫在了原地。

  陆母扫了一眼房间,视线最后落在桌面的书本上“看来你有在认真学习。”

  她踱步走进来,“马上要开饭了,今天就去餐厅吧。”

  陆深“是。”

  回来以后的这几天,他从来没有踏出过房门。

  “还有一件事。”陆母一直踱步到窗前,俯视着下边的景色,“今天有人来找你了。”

  陆深一怔。

  陆母“你猜会是谁?”

  陆深心跳忽然加快几分。

  他隐隐有了猜测。原本沉闷如一潭死水的内心出现波纹。

  “你看起来好像挺高兴?”

  他听见母亲问道。回过神,恰好与对方四目相对。

  陆深喉结上下微动“……不。”

  陆母“不过,他们只进来了十分钟就走了。而且也答应我,以后不会再来找你。”

  不会再来。

  此话一出,便是静滞。

  无论是空气还是内心,方才泛起的一点儿涟漪犹如幻觉。

  陆母勾起嘴角,略带嘲讽“你以为的‘朋友’不过就是这点程度的东西,稍微给一点好处就能让他们改变想法。”

  “他们接近你,不过是看中你的身份。想要踩着你往上爬。”

  “会毫无私心地为你着想的只有家人。只有我,陆深。”

  “……白越学长。”陆深垂下头,“不是这种人。”

  陆母看着他“事实如此。”

  “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人来打扰你。路我会帮你铺平,你只要往前走就好。”

  “就和以前一样。”

  陆深没有立即回答。

  一直是这样过来的。如果是以前的他,肯定能够忍受。

  不过现在,他却有些不确信。

  已经见过光明,却不得不再回归黑暗。

  不由得、他想起之前去白越学长家时发生的事。

  白越学长的父母都是很好的人。虽然并不富有,但那一定才是正常的相处方式。

  他第一次知道。

  没听见回话,陆母皱了皱眉。刚要开口说些什么,就听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  “夫人!”

  佣人连门也没来得及敲,径自推门而入。

  真不像话。

  陆母不悦。还没来得及斥责,就听佣人汇报了一件事。

  闻言,她脸色微变。

  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  陆深依然立在书桌旁。佣人汇报时特地贴近了母亲,他并没有听清说的什么话。

  不过从母亲的表情来看,应该是一件挺严重的事。

  “你待在这里。”陆母道,“晚饭还是在屋里吃吧。”

  丢下这句,便转身出了门。

  房门合上,接着又落了锁。

  住宅似乎要比刚才吵闹一些。

  陆深视线重新投向窗外。

  没过多久,窗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,不远处的树干开始猛烈晃动。树叶簌簌往下落。

  接着,一道人影跃进来,双脚踩着窗台。轻轻一跳,便落上了屋中的地毯。

  当看清来人,陆深愣在原地。

  “尚宇飞……学长?”

  对方并没有走近,而是倚靠在窗边。夕阳透过密林投了进来,漆色耳钉折射着光辉。

  尚宇飞“你知道我们来找你吗。”

  陆深沉默着点了下头。

  尚宇飞扬起下巴“不想见我们?”

  这件事陆深就不清楚了,面露迷茫。

  尚宇飞啧声“那个oa果然在胡说八道。”

  他问,“你知道白越特地过来找你是为了什么吧?”

  他们需要单独与陆深谈话的机会。既然陆母不肯给,就只能自己创造。

  原本他想要自己留下来吸引注意,却被白越否决了。

  估计是担心他闹得太大、惹出什么事。

  陆深明白了。

  刚才母亲之所以匆匆离开,就是因为白越学长。

  他不觉有些担心,不知道母亲会做出什么事。

  “我们没有太多时间。”

  尚宇飞道,“你